昨天,本報11版刊登消息,內容是有關四川一位女醫生拒絕過度醫療被迫走廊上班600天的調查。
  1月9日,央視新聞播出了《過度醫療的危害》專題報道,部分內容涉及四川綿陽市涪城區所轄綿陽市人民醫院。這所醫院女醫生蘭越峰,因拒絕過度醫療而被多次貶職,最終成為一位每天得到醫院上班卻沒有工作崗位的醫生。她已經在走廊里待了600天,病人都叫她走廊醫生。她反映的主要問題是醫院為了創收掙錢,讓醫生和超聲科配合給只有小毛病的人出具顯示有重病的檢查結果。蘭醫生曾經是超聲科主任,手上有一些證據。比如,在她出示給記者的檢查結果中,一位患者檢查的部位是婦科,超聲描述里竟然寫著是前列腺;一位患者檢查的是心臟,超聲描述說起了腎臟……還有一些例子讀者可看昨日本報,這裡不轉述了。
  報道播出後,綿陽市區兩級立即成立了由紀檢監察等部門及第三方醫療機構專家組成的聯合調查組。18日晚,聯合調查組發佈了《關於綿陽市人民醫院醫生蘭越峰反映有關部門問題的初步調查情況報告》。報告說,除了媒體報道中反映蘭越峰走廊里坐了600餘天的情況屬實,其它問題“均未證實綿陽市人民醫院具體醫療行為存在違反診療規範和醫療衛生行業相關規定的情況”。“調查中,未發現蘭越峰因舉報和抵制‘過度醫療’現象受到不公正處罰的情況。”
  讀者是應當相信央視報道,還是相信聯合調查組的報告呢?我估計大多數讀者相信央視的報道。但是,市區兩級紀檢監察等部門及第三方醫療機構專家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結論,除了“走廊醫生”600天之外,其它內容截然相反,這就讓讀者也不能輕易否定聯合調查組的報告。倘若說大家的調查都是真實的,又在邏輯上站不住腳。
  為了不讓讀者在這類醫療調查“霧霾”里受到毒害,我想要還原真相,除了請國家衛生主管部門組織專家重新調查外,央視也可以做一期節目,請聯合調查組成員和蘭醫生、記者一起,在電視臺上各自展示自己的調查證據,通過事實來說話。我們的電視媒體需要搞一些這樣的節目,當面戳穿造假者。電視媒體比紙質媒體、廣播媒體,還有那些網絡新媒體更具優勢的地方,就是可以讓人們當面鑼對面鼓地唱“對台戲”。
  說點題外話。現在,有些電視臺也搞“對台戲”一類的節目,但內容上層次太低,儘是老百姓個人家庭里的陰暗面。我總覺得那些家庭糾紛不太適合向全社會展示,因為很多屬於個人隱私,不具有公眾性。鄰裡糾紛則另當別論,適當搞點有益無害。如果搞一些類似“過度醫療”調查結果唱“對台戲”的電視專題,那是公眾普遍關心的事情,也關係到公眾的切身利益。
  真理越辯越明,真相越辨越清。離開了“三頭對案”,大家都是自說自話,很多事情大概永遠掰不清楚。沒有真相,何來真理?媒體是一個公共輿論平臺,在這一點上,新媒體和傳統媒體沒有區別。傳統媒體日漸式微,不僅僅是個技術問題,更重要的問題是自我閹割掉了公眾輿論的功能。兩個調查誰的真實,完全可以通過電視平臺交給公眾輿論評判。J012  (原標題:兩個調查誰的真實)
創作者介紹

b+w filter

np55npqm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